当前位置: 主页 > 教师团队 > 胡中华 > 睿途七个好习惯之:背诵(Memorizing)

睿途七个好习惯之:背诵(Memorizing)

摘要:  朗读是语文教育的最古老、最普及、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训练方式。只可惜这种最好的训练方法即便在我们的母语语文教育中被重视的程度都远远不够。

拥有文字之前,人类就已经能够说话,只不过能说的没那么复杂、要说的只能很简单而已。有了文字,甚至发展并掌握了逻辑之后,人们能够想到的、需要表达的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某种意义上,最终拥有了文字是人类与其它近亲物种最深刻的本质区别。一旦人类拥有了文字, 有意识、有目的的教育就成了必须。所有文化在这一点上都一模一样:朗读是语文教育的最古老、最普及、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训练方式。只可惜这种最好的训练方法即便在我们的母语语文教育中被重视的程度都远远不够。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英语学得好(至少不是人们普遍认为的那种“好”),但在习得过程中确确实实没有觉得那么费劲。这要归功于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个精通多种语言的人。毕业于黑龙江大学俄语系,文革没多久就被下放到海林县一中任英语教员,后被“落实政策”而调任延边医学院1 外语系主任直至退休。由于我的父亲是位英语教授,我一上初中就被任命为“英语课代表”。我的班主任误以为我爸爸是英语教授,我的英语就自然会不错——大错特错。

有句话说,“医不治己”。同样的道理,我老爸是个对学生无比耐心的好老师,可是回家教自己儿子,两句话之后就受不了了,不由得骂起来:“小崽子,是我儿子么?这么笨!”当然,我也不示弱:“你不说我是你捡来的么!”于是爷俩就不欢而散。那时,我觉得他英语好是他的事儿,我英语不好还是他的事儿。

可我已经成了“英语课代表”。每天早上要站在全班同学面前领读课文,要是磕磕巴巴就很丢人。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向老爸求助。那个年代(大约是1984年前后)的英语课本是没有配套磁带的(当然更没有mp3)。老爸是外语系主任,于是家里很早就有录音机,他又假公济私弄来两盘空白进口牌子TDK磁带,为我把所有课文朗读了一遍录了下来。此后,我事先在家里花几十分钟把课文跟着磁带读熟,然后再到学校领读,总算是不再丢脸。

初中课本很简单,从“This is a book. That is a table. ” 开始。一册书总共也没有多少单元,而一个单元要一个星期(甚至更久)老师才能讲完。于是,课本上的每句话,我都不知道要带着全班同学读上多少次。很快我就发现领读三五遍之后,我就基本上能把课文背下来。我读完一句,等同学们跟读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能想起来下一句是什么——我甚至不用带书就可以站到前面领读。

此后的许多年里,英语课上我从来都没有认真听讲过,考试成绩却也从来没有差过。做选择题的时候,只是觉得哪一个选项填进去“顺嘴”就选哪个,正确率奇高无比。没多久,我就发现同学们问我哪一道题为什么只能选那一个选项的时候我要是如实回答往往招来怀疑的目光,于是就开始用从老师那里学来的行话胡说八道:“唉,语感呗……”说来也怪,得到这种莫名其妙的答案的时候,提问者往往表情凝重,显得若有所思,然后缓缓点头,默默走开。

许多年后,我自己莫名其妙成了英语老师,认真回顾才发现我捡了个大便宜:不知不觉用了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训练方式躲过了无数劫难。
分享:

© 2003-2014  北京睿途教育版权所有
  京ICP证030831号  京ICP备0810019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585
7*24小时客服热线:400-8787-390 客服\投诉中心地址:北京海淀区新中关大厦B南5A层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