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睿途动态 > 只为听一场留美讲座

只为听一场留美讲座

摘要:  因为道金斯,我可以看到如此缤纷多彩的世界。

 

经常有学生问我:怎样才能学好英语?我对此的回答向来都是:请先定义学好英语

 

是个主观概念,对于60来岁跟团出国旅游的爷爷奶奶来说,能用英语问厕所在哪怎么走就算,但对于去国外求学的莘莘学子而言,这标准显然不适用。

 

所以,我对学好英语的定义如下:能像以英语为母语的知识分子一样获取资讯及交流思想,依据对象及场合或俗或雅且收放自如,才算是学好了英语。

 

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多种多样,其中之一便是模仿。瞅准一位以英语为母语的知识分子,拜读其著作,汲取其思想,模仿其谈吐,并长年累月不断重复以上步骤即可。知识分子是谁其实并不重要,毕竟以英语为语言载体的名家不胜枚举,大家凭借喜好自主选择即可。但就我个人而言,我盯上的是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理查德·道金斯

 

 

道金斯是何许人也?英国著名进化生物学家及无神论者,前牛津大学教授,著有《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等畅销科普书。由于他在普及科学以及反对宗教迷信方面做出的巨大贡献,曾被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第一次听说道金斯其实纯属偶然。2012年年底,我与朋友进餐时无意中得知对方是基督徒,随后还领教了几句教会为了证明《圣经》无误而给出的证据如果人是猴子变的,那为什么还有猴子?因此进化论是骗人的达尔文死前手捧《圣经》放弃进化论并皈依了基督教”……),但对于我这个高中生物会考靠着背诵单选题答案混了个及格的文科生而言,虽然直觉上感到不对劲,但惭愧的是我并不知道那几句话错在哪里。

 

大约四个月后,2013年《前景》杂志(Prospect)评选出65最伟大的思想家,道金斯名列第一。我在微博上撞见了这则新闻。当时我便被道金斯简介中的著名无神论者一词吸引,随即买下他批判宗教的著作《上帝错觉》(The God Delusion)。我的目的其实很单纯,只是想看看专业人士能给几个月前的那场餐桌辩论带来怎样的启发。

 

与其说《上帝错觉》这本书坚定了我的无神论立场,倒不如说它更重要的意义是在于给我补上了文科生常常欠缺的自然科学知识和批判式思维能力,而且让我看到了知识储备的新高度。

 

 

 

2006年畅销书《上帝错觉》

 

 

随后四年里,我继而阅读了道金斯以及科普/无神论圈的其他大神,如克里斯托弗·希金斯(Christopher Hitchens)、萨姆·哈里斯(Sam Harris)的更多著作,观看了不计其数的纪录片、辩论、采访和演讲。随着我对这一领域的了解愈发深入,我发现我实际上也在慢慢突破我的英语能力瓶颈。

 

通过与这些英语世界的大学者们神交,我的语言能力和思维方式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写作和说话时开始用到了书中接触到的词汇与句式,而且表述思想时会不由自主运用逻辑作一番自我审查,尽可能避免信口开河。

 

当了道金斯4年的脑残粉,最意外的收获恐怕是坚定了我对教师职业的热爱。日常教学中,除了知识的输出之外,我做的最多的就是解释——解释近义词之间的细微差异,解释长句的结构,解释错误选项与正确选项理解思路方面的差异,而我的解释能力的提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益于道金斯。道金斯将抽象概念掰开揉碎然后辅以简单类比,以深入浅出把复杂问题讲明白的能力可谓叹为观止(比如他在《盲眼钟表匠》(The Blind Watchmaker)第二章中对声呐的讲解),这对我日常教学有着很大启发。

 

铺垫完毕,现在终于可以回答本文标题的问题了。

 

道金斯的职业是作家,而且相当高产,每次有新书发布他便会在全球各地举办讲座。自从2013年我听说并了解他以来便一直希望有机会能亲临现场。这种感觉就跟你听一位歌手听了很久,然后想去看他的演唱会一样。幸运的是没过多久我就等到了机会。

 

彼时的我正在美国留学,201310月道金斯来到了我所在的南加州大学举办讲座,宣传他的第一本自传。我没抢着门票,但还好等候队列的位置靠前,所以有幸坐在角落里第一次见到道金斯。只可惜我被安排坐在扩音音箱的侧面,所以几乎什么都听不清;第二次见到道金斯是20144月,他当时在拉斯维加斯与其他主创人员宣传一部无神论题材的纪录片,发言不多,也留下了遗憾。

 

 

 

道金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讲座

 

所以,时间快进到20169月,当我在网上听说道金斯将于1110日在费城举办讲座时,便当即买好门票和机票。于是我便远渡重洋,飞了10多个小时,专门为这次讲座去了一趟美国。

 

这么拼的原因,一是为了弥补之前两次没听过瘾的遗憾;二是老爷子年初身体有恙,类似活动恐怕看一场少一场;三是因为我心底其实还残存着追星梦,希望能借这次机会跟道金斯交谈两句合个影。

 

好在一切都如愿以偿。讲座刚好距美国总统大选结束没过几天,道金斯谈到了川普、英国脱欧、精英主义民主制的优劣等话题,当然也谈到了他的老本行——科学和宗教。台下的我听得聚精会神,跟在座的观众一起感受这位著名学者的魅力。

 

在讲座现场我还认识了两位新朋友,都是美国人,一位是曾经的新教徒,另一位是曾经的天主教徒。我们聊起各自的经历,聊起道金斯,聊起中国和美国,聊起成长在无神论国家而成为无神论者与离开了自己的宗教而成为无神论者之间的区别与共性。

 

当他们认真地看着我讲话,当我们的话题从很高兴认识你,你叫什么?逐步升级到你认为川普上台对科学的发展会有哪些影响?而且我还能轻松招架时,那一刻我再次感到,这就是只有把英语学好才能实现的情境。

 

这一切都要多谢道金斯。

 

 

 

我与道金斯教授合影

 

睿途教师介绍:

 

 
 

                                                                 刘超然

 

 

  • SAT产品主管,美国南加州大学战略公共关系专业硕士、中国传媒大学英语播音与主持专业学士,托福成绩118,词汇量超过3万;

  • 2011年加入新东方,现为睿途教育全职教师及研发员,教授科目包括:新SAT阅读、留美书房、衔接课;研发职责包括:制定授课标准、开发教学材料;

  • 已出版三本词汇书构成完整新SAT词汇体系,包括:《新SAT必背词汇2700》(合著)、《新SAT熟词僻义798》、《新SAT必背词组1100》。

     

 

分享:

© 2003-2014  北京睿途教育版权所有
  京ICP证030831号  京ICP备0810019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585
7*24小时客服热线:400-8787-390 客服\投诉中心地址:北京海淀区新中关大厦B南5A层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