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睿途动态 > 我和我的孩子们

我和我的孩子们

摘要:  以前看到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为了避免下班在电梯或者在路上遇到同事尬聊,大家想出各种办法假装回特别重要的信息,假装打电话;下班为了避免和同事同路,绕道去一家从来不去的

以前看到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为了避免下班在电梯或者在路上遇到同事“尬聊”,大家想出各种办法假装回特别重要的信息,假装打电话;下班为了避免和同事同路,绕道去一家从来不去的商店。

 

这种情况似乎在睿途不会发生,老师们见了面只要谈到学生就疯了,地铁到站了都舍不得下车。谈学生总是睿途老师永恒的话题。我也总是被和学生之间的瞬间给温暖着。

 

老师,我把我最好的朋友交给您

 

小阳是我2015年的学生,现在在波士顿大学读大三。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小阳给我发微信说,老师在不在睿途。我说在。

 

小阳随即带着好朋友过来,心直口快地跟我说,老师,我的一生挚友现在开始学托福,我觉得没有效果,我带他来睿途学,交给您。您帮我盯着他。

 

 

小阳的朋友小肖是一个大学生,高高壮壮的有些害羞,刚入班的时候阅读只有7分。但是和小阳一样身上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

 

每次上课话不多,但能看出来小肖听的很认真,一个大学生还认认真真的记笔记,每次我告诉他可以的,他总是说:“老师我还差得远呢”。

 

结果没想到第一次托福试考就差一点和托福愉快分手!

 

感谢学生的信任,在他们需要的时候能够想到我,而这种信任也让我对工作充满笃定。

 

 

老师,您忙不忙,我来了

 

昨天小楠从澳洲回来跑到中心找我。上周过来,我在休假,没有见到,所以昨天又专门跑过来。每年圣诞节和暑假,学生从全球各地飞回来以后,总是会来睿途看我,说说他们现在的变化。

 

大白就读于美国顶尖的美术学院,见面的时候比以前瘦了不少,他兴高采烈地说自己设计的作品虽然没有被陈列在展馆,但是教授特别欣赏,打算让他做assistant (助教),每周可以有17美元。

 

 

小珺在USC(南加州大学)读大二,本来是学经济,现在想转一个专业,学电影。她说,最近在拍一个电影。拍好了,给您看看。

 

小楠现在在澳洲学心理学,想毕业以后继续在澳国立读心理学的研究生。大千是小楠的哥哥,刚刚从英国毕业,现在刚刚找到自己喜欢的动漫的工作。

 

小蒙说做了眼睛的手术,终于可以摘掉1600度的眼镜了。

 

我总是安静地听着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从他们的言语和经历中感受着他们的成长,变得越来越优秀。我想这就是一个老师最大的幸福。

 

 

老师,给你

 

小羽拿着一杯星巴克咖啡放在我教室的桌上,或许因为刚才跑的太急,有些气喘吁吁地说,老师,给你。

 

小羽的后面跟着赛赛老师,赛赛老师说,我还说他怎么下了晨读跑下去了。我叫住他,他也不解释就一股脑儿的向下跑,我还打算批评他,原来是给老师买咖啡去了。

 

今天是他在中心的最后一天,我总是想感动学生,却一不小心被学生感动。

 

小羽现在六年级,因为要出国,跟着我学托福Junior阅读。小羽是纯零基础,一天背不了10个初中单词,“am”和“an”分不清楚。第一节课上课的时候我几乎把头发薅掉了。但是后来越来越觉得小羽很可爱。上课的时候也总是充满欢乐。

 

 
 

:“high school” 是什么意思?

 

小羽:你好,学校。边说,边无辜地招摇着小手。(音同:“hi, school. ”)

 

:minimum什么意思?

小羽:小妈妈。

:啊,为什么?

小羽:mini“小”,mum”妈妈“ (mum和mom混淆)。

 

小羽:什么是tropical fruits?

:热带水果。

小羽:什么是热带水果?

:香蕉,菠萝……

小羽:北京种不出来香蕉吗?

:种不出来。

小羽:为什么?

:温度不够。

小羽:用暖气啊。

:.......嗯,这是努力的方向。

 

:volunteer什么意思。

小羽:志愿者活动。什么叫志愿者活动?

:就是自愿帮助别人或者社区做一些事情。

小羽:给钱吗?

:给钱能叫“自愿”吗?

小羽:那谁做。

 
 

 

我给小羽讲了我在美国上学的学生去泰国做志愿的故事。那些孤儿很久没有洗澡,洗头,头上都是虱子。志愿者帮孩子们清洗,给他们换上干净的衣服。有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特别想让志愿者抱,小女孩说,你好像我的妈妈。结果小女孩在志愿者怀里睡着了。

 

 

我跟小羽讲的时候有些哽咽,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很不幸,当你有能力的时候可以尽可能地帮助别人。小羽点点头。

 

小羽上课造句子的时候说,“Students who study in Ruitu are happier, because they can learn a lot.” (在睿途的学生很幸福,因为每天可以学到很多知识)。

 

听到小羽造出来的句子,我感动的老泪纵横。

 

小羽总是像小孩子一样充满为什么,因为常识的缺少,导致很多文章理解起来比较困难。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我给小羽订了一套青少年《十万个为什么》。

 

我拿着书在最边上的教室里找到了偷偷吃辣条的小羽,“每天坚持看一页,解决你的疑问。不管在美国学习还是在中国一定要多看书。” 小羽看看书看看我,嘴里的辣条也停止了咀嚼。

 

睿途是一个社区,学生结课的时候经常会收到老师录制的小视频,或者小礼物。虽然结课,但是在睿途学习的知识,习惯或者一种温暖会一直带在身边,等你们在外求学孤独的时候可以拿来包裹自己。

 

 

老师,我打开托福软件

的时候终于不想吐了

 

小静是每次例会上都会提到的孩子,没有学习的动力,任务完成的不好。周六托管的时候偷偷打游戏。

 

上课的时候不听讲,总是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听不听,老师念经。”每次做题,都是用点点豆豆来蒙选项。第一次托福成绩出来,阅读和听力分数都是个位数。

 

老师们问原因,小静说,我睡着了啊,阅读和听力都睡着了,监考老师拍醒我问我,要不要出去睡。

 

每次提到小静,老师们都默默地叹气,不知道怎样才能走进孩子的心里。

 

胡老师有一次讲“睿途七个好习惯”说,对于学习能力相对弱的学生布置的任务一定要少,简单好操作。不能拿80分,90分的标准要求学生。这样每次任务的布置就是让学生受挫,能量在一次次受挫中变得越来越小,甚至变成反抗。

 

你们敢不敢拿一周的时间,每天让学生的打卡任务只变成,打开TPO软件,什么都不做,只是打开。

 

在消减了任务以后,小静的配合度渐渐得变高了。慢慢的分解任务,给孩子时间让他成长,看似是浪费了时间,但实际上是孩子在积累能量,这样反而成长的更快。

 

小云也是任务的拖延者,学习习惯不好。一宁老师每天在群里跟小云互动一个句子。小云从开始的拒绝,到现在的每天期盼着群里的互动。

 

小云群内互动

 

 

师,我成功了,

我现在超开心

 

出分的时候小宁给我发了这样的信息,“我成功了,我现在超级开心。” 很少见到小宁有这样的情绪波动。

 

小宁是一个大学生,很安静。第一次上课的时候,小宁一直眉头紧缩,然后不停地叹气。我下课赶紧找到李丹老师,想让李丹老师问一下小宁上课的感受,为什么总是叹气,是不是没有理解或者什么地方不满意。

 

后来李丹老师回复我,小宁说老师没有问题,只是觉得自己太差了。

 

后来的上课小宁还是叹气,能量场很低,我总是竭尽所能地带动小宁的能量。不停地鼓励和正面反馈,让小宁对自己有信心,给小宁希望。课堂就是一个能量交换的过程。

 

为了让小宁多开口朗读,小宁的听力老师梁韬老师在没课的时候每天早上8:30赶到中心和小宁一起早读。

 

小宁的安静中存在很多力量。在老师们的点燃下,小宇宙终于爆发了。小宁在40天的时间,阅读从18分达到了28分。

 

小宁群内互动

 

只要给足学生信心,给足欣赏,学生都会设法满足老师的期待。

 

 
 

 

小时候跟着爸爸出去,走在路上爸爸总是会停下来指指前方说,你看,这是我盖的楼。说的时候一脸的骄傲和自豪,像是毕生的成就。

 

爸爸会经常绕道让我看他盖过的楼,我当时无感,为什么每次都要看这些楼。直到我跟女儿骄傲地炫耀这些都是我的学生的时候才理解了爸爸当时的心情。

 

当老师七年了,看到的、听到的、谈到的、相处的都是学生。有时候被气的想要吐血身亡,有时候被学生的天真无邪逗得破啼为笑,有时候被温暖,有时候被感动,有时候被激励,有时候被治愈。

 

上学的时候总觉得一个工作做的时间久了会不会麻木,失去动力,但是跟学生在一起总是有谱写不完的故事。

 

从业以来,教过的学生有几百人,他们的样子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还是清楚地刻在脑海里。

 

上周见到大学时的外教,我们毕业已经有快十年了,外教还是清楚地记得我们曾经在大学生时说过的话或者做过的事情,有的连我们自己都忘记了。

 

我们很惊讶地问他怎么都记得。他笑笑说,It is hard to forget. 

 

当老师大概都是这样的吧。

 

 

重点推荐班级

睿途课程报名,请点击“联系我们

分享:

© 2003-2014  北京睿途教育版权所有
京ICP证030831号  京ICP备0810019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585
7*24小时客服热线:400-8787-390 客服\投诉中心地址:北京海淀区新中关大厦B南5A层 网站地图